热门搜索:

动物迁徙面面观(三) 一个关于承诺的生存竞赛

时间:2016-08-06 21:41 文章来源:原创 点击次数:

动物迁徙面面观(三) 一个关于承诺的"生存竞赛" 2014-03-13 15:02:21 知识就是力量杂志  

  辩证唯物主义中有一句话,静止是相对的,运动是绝对的。几万年前,远古人类走出非洲,历经人口暴发和扩张,七大洲四大洋都早已遍布人类的足迹,直至今天,我们还孜孜不倦地为移居地外星系而奋斗着。这,就是万物蕴藏的迁徙本能。不光是人类,动物们也是迁徙的能手,小到肉眼看不见的浮游生物,大到恣意畅游的巨鲸,它们创造下的伟大旅程,不因岁月而停歇,年复一年地上演着自然界的精彩大戏。

  鸟类——为生而飞

动物迁徙面面观(三) 一个关于承诺的生存竞赛


全球候鸟迁徙路线图

  提及迁徙,我们首先想到的总是鸟类,那些小时候课本里学的“秋天到,一群大雁往南飞,一会排成人字,一会排成一字……”,是人类最最熟悉的候鸟。一部纪录片佳作《迁徙的鸟》,在短短的89分钟里,为我们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世界上的候鸟们如何超越时间,超越距离,完成伟大的迁徙旅程。正如电影的开场独白所讲述:“这是关于承诺的故事,一个对归来的承诺。候鸟们飞越上万英里,千辛万苦,只为了一个目的——生存。它们是为生而飞。”

  候鸟们春天飞回繁殖地繁育后代,秋天又带着新成员启程前往暖和的越冬地,周而复始,从未背弃诺言。世界上最小的鸟——蜂鸟,如蛾子般大小,也要扛起迁徙的承诺,小小的身躯里有着大大的能量。星蜂鸟是北美洲最小的蜂鸟,体重仅3克,却是蜂鸟中迁徙距离最远的。它们能够从位于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(加拿大西南部)的繁殖地,穿越5000多千米的距离飞到墨西哥城。雌鸟和雄鸟并不是同步启程,雄鸟不等待雌鸟,提前几个星期就开始迁徙;而雌鸟因为要照顾幼鸟,会等到幼鸟有足够的飞行能力,且自己因生育而耗尽的体力恢复时,才带领新生命们开始回归之旅。

  另一个伟大的旅程发生在严寒酷冷的南极。帝企鹅,这种世界上最大、最高贵的企鹅却要经历最差的繁殖旅程。在接近-62℃下,成千上万只帝企鹅冒着暴风雪,踩在支离破碎的冰面上,成群从南极洲北部向南部举步维艰地挪步,只是因为在南部生态环境更稳定,更适合小帝企鹅们存活。飞越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或许没有鸟类敢跟北极燕鸥抢这顶桂冠了。这种小红嘴剪刀尾的小家伙,在其长达30年的生命中,每年都要经历两次往返于地球极北(北极)和地球极南(南极)的穿越。

  昆虫——追逐食物

动物迁徙面面观(三) 一个关于承诺的生存竞赛


拟斑蛱蝶:食肉鸟类都避开醒目的拟斑蛱蝶,因为它的颜色和形状模仿了鸟类不喜欢的蓝闪贝凤蝶

  飞行并非鸟类的专利,昆虫同样也飞出了精彩、奇幻的旅程。蝴蝶不仅仅是拥有着华丽外表的尤物,而且还是对迁徙承诺的践行者。黑脉金斑蝶,大概是北美洲唯一进行长途迁徙,最熟为人知的蝴蝶。因为两个原因,一是无法抵御加拿大和美国北部的冬天,二是这种蝴蝶的幼虫几乎只以一类叫马利筋的毒草为食,所以黑脉金斑蝶踏上了真正意义上前仆后继的旅程。迁徙时刻,漫天的蝴蝶翩翩起飞,若能亲临,空气中必定弥散着满满的蝴蝶气息,从北美到墨西哥4800多千米,一路上留下了美丽和惊叹。可是在美丽的背后,有谁能想到这旅程竟是要依靠四个世代的蝴蝶来完成的。有飞起,有凋落;有死亡,有新生,这是用生命完成的承诺。

  在我们惊叹于蝴蝶迁徙的美轮美奂时,另一类迁徙的昆虫可能就会让我们深恶痛绝了。蝗虫,泛指直翅目的一类昆虫,嗜食禾本科植物(水稻、小麦等),它们因食物而迁徙,劣迹斑斑。蝗虫喜欢温暖干旱的气候,所以在干旱年份,特别是极度干旱季节,蝗虫大量繁殖,种群迅速扩张,对食物的需求也呈指数般增长。小面积的觅食地已经不能满足它们日益变大的胃口,所以才开始了寻找新觅食地的旅程。在铺天盖地的蝗虫肆虐后,庄稼地也将是血本无收。

  五月岬可以说是蝴蝶的天堂,那里栖息了105种蝴蝶。有些是常年栖息,有些则在秋天停留,它们的补给来源于一枝黄和其他秋天开花的植物。这些勇敢的蝴蝶冒险迁徙,穿越海洋到达墨西哥过冬

  独居蝗虫和群居蝗虫

  蝗虫有独居蝗虫和群居蝗虫。独居蝗虫在夜晚独自迁徙;而群居蝗虫则是在白天集体行动。一开始,这两种蝗虫其实并无两样,它们之后会变成哪一种完全取决于幼虫在成长时期拥有多少食物。它们如果拥有足够多的食物不需要远距离迁徙,就会成为独居蝗虫;如果没有多少食物而需要长途迁徙去寻找更多吃的,就会成为群居蝗虫。

  鱼类—繁衍的召唤

动物迁徙面面观(三) 一个关于承诺的生存竞赛


大马哈鱼在回河流产卵时,身体会变得非常鲜艳

  关于鱼类的迁徙,总能想起那么一个个让人悲伤的故事。跋山涉水,最后只能换来自己一死。但这种看似傻瓜的集体 “自杀”式行为,实际上是用自己生命的承诺来激起后代求生的意志,以及未来同样视死如归般的勇气。短鳍鳗生活在淡水河流里,成熟之后,它们会回到顺流而下,奔赴至5000多千米外的大海里完成此生仅有的一次繁殖。在这段路程中,鳗鱼的身体发生了明显的变化,体色变为和海洋更和谐的银灰色,头部变尖,更具流线型,而体内的内脏开始缩小,不再进食,所有的营养都供给孕育着千百万小生命的卵巢。在海洋里产下小鱼卵后,雄鳗和雌鳗也因精力耗尽而死去。但这也是新生命的开端,小鳗鱼们开始破卵而出,踏上了千里迢迢的回家之路。在没有父母的带领下,它们要经历种种恶劣的环境和防不胜防的天敌,游回淡水,溯流而上,回到父母的生长地。等待七年之后,小鳗鱼也已长大,将再次踏上它们自己不归的征程。大马哈鱼有着和鳗鱼相似而又相反的一生。大马哈鱼成体生活在海洋里,而幼体在河流中诞生。所以繁殖季节,大马哈鱼逆流而上,冲破重重阻挠,回到繁殖地交配产卵,守护卵床,直至死亡。幼鱼出生后,经过几个月的成长,又回到大海的怀抱。

  处于不同阶段的大马哈鱼:雌性大马哈鱼孵化出的小鱼仔仍带有卵黄囊,几天后,鱼仔就变成可以自由游泳的小鱼,之后又长出幼鱼,可以在淡水中生活好几年。银色小大马哈鱼进入海洋,成为成年大马哈鱼,之后回归河流产卵的大马哈鱼红身绿头

  哺乳动物——生存的竞赛

热门排行